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染一身的相思,惹一世的閑愁

看流年,塵封心底的往事,在記憶裏紛飛,沉澱隱遁在內心深處的殤,惟有自知。習慣了在文字中行走,借一方素箋,把所有的心事串起,然後,在平平仄仄中,堆砌一個又一個的文字。——-文:籬落疏疏

相見,成就了這場愛的相遇與分離,那一場彼岸花開的美,燦爛了蒼白的流年,在拈花一笑間,鎖住了一顆流浪千年的心。從此,幸福著你的幸福,煩惱著你的煩惱,帶著思念的淒美,輕舞羅裙,明知沒有未來,卻依然,獨自在文字上起舞,期盼旋轉出最美的舞姿,成你心底深深的惦記!

而思念,卻總是在這樣的夜裏遲遲不肯離去,趟過唐風,穿過宋雨,伴著青燈,反反復複,回味著有關你的點點滴滴,訴說著一場又一場的思念與牽掛!幸福裏有跨不過的鴻溝,望不到盡頭,觸不到一點一滴真實的溫度。害怕,終有一日,無論如何的珍惜,都拉不回一場幸福的距離,從此便是沉默,天涯陌路不再想起不再相問,以後,留下我一人背負一身滄桑在這紅塵中獨自憔悴!

那天,那月,那年,這一生。記憶串起,躲在時光的背後,細數我們走過的每一天。韶華遠去,任性不再,我們都日漸沉靜,成熟。素年錦時,我們且行且珍惜。春與夏,秋與冬,生命宛如一場盛大的演出,落幕時,總會曲終人散。蒼涼的時光不會帶走我們所有的記憶,相信我會在你需要的時候,陪你走過每一縷時光。你笑,浮生若夢,萬水千山外,我們一起走過的,就叫永遠。

時間的沙漏沉澱著無法逃離的過往,記憶的雙手總是拾起那些明媚的憂傷。青春的羽翼,劃破傷痛的記憶;昨日的淚水,激起心中的漣漪。當流年已成過往,當物是加上人非,當感情變成疲憊,當世界沖滿黑色,當經歷說成註定,當生活讓我遺憾。糾纏是我不能夠控制、望去只有無盡的現實。

我們如兩條直線,相交後卻漸行漸遠。以為對你的感情早已惘然,可每當觸及,思念如線,未曾間斷。離歌唱盡惟有淚,彈指間,已幾年。回眸遠望,曾經咫尺,而今天涯。

我回眸中深情弱水,想像裏的時光溫暖如水,撫過你切切的念想,一句句都在陽光下晾曬。仿若一個長長久久的夢,沉浮間,綣繾了。若水,輕輕的呼喚著,距離便輕纏輕繞,心思千結,終是不能堪破。善睞的眸中,有三千年的相思如水,向此時的紅塵傾瀉,疏疏的婉約,疏疏的靈動,疏疏的溫潤,疏疏的輕笑……透過這個曰子的明媚,一點點渲染、澎湃、如潮……;

站在五月梢頭,聆聽一朵花的嫣紅,收藏在兀自風霜的眉目間,然後各自天涯。原來無論是如何喧囂作客,終究會伶仃成孤身為戲。茫然回首,縱有千般情愫,已成紅塵陌路。守在細花雕鏤的格窗前,虔誠緊握著一紙的華麗虛詞,不語,不傷,直止春草潦生。

如此這般的癡情,卻換來的總是傷害,三世煙火才得一世情緣,我需付出多少的感情才能換取真愛。願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離。

一曲清歌,唱不斷天涯陌路人未還。一袖盈香,嗅不回花開花落何處賞。一杯濁酒,飲不完笑語嫣然聲漸消。一腔離恨,悲不盡前世今生情殘殤。

情癡的人,一定有一顆凋零的心,而這心,是脆的。願寫風花雪月的文字,再不去觸碰傷筋動骨的愛情。一個人,一顆心,一生等待。一個人,一座城,一生心疼。一個人旅行,走陌生的路,看陌生的風景,聽陌生的歌,直到有一天,你遇到一個人,你們彼此相愛,終於明白,所有的尋覓,都有一個過程。從前在天涯,而今只咫尺。

思念鎖緊了我。傾我一生一世念,來如飛花散似煙。

心眸,空餘了相思一縷愁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