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?李旭利案?細節披露:老鼠倉與基金建倉下單間距不åˆ

上海公安披露“李旭利案”細節:

  “老鼠倉”與基金建倉下單間距不到一刻鐘

  備受關注的“李旭利老鼠倉”一案昨日開庭。在各界將目光聚焦在法庭上的同時,本報記者專程採訪了上海市公安局經偵總隊,對“李旭利案”案情做了進一步瞭解。李旭利參與2只股票累計交易(買入)金額達5226.38萬餘元,非法獲利金額達1071.57萬餘元。據上海經偵辦案人員透露,李旭利在“老鼠倉”下單完成後的15分鐘內,曾親自操作管轄的基金買入,“時間精確度相當高。”

  抓捕細節

  李旭利一案的發現頗為戲劇性。 2010年7月,監管部門在調查另一起案件時,涉案帳戶包含交銀施羅德基金公司的專戶。在相關材料中,有一份時任該公司投資總監的李旭利的基本情況登記表。然而,這份登記表上,李旭利妻子的身份證號為17位,其父母和岳父母的身份證號只有14位。這一細節引發了此後的調查。

  2011年的6月,證監會把案件移交給公安部,公安部隨即下發到上海市公安局。上海經偵經過半個月時間的偵查,於當年8月13日在北京石景山酒店將李旭利抓獲。據介紹,此前李旭利住在朋友家中,時間長了他自覺打擾朋友太多,故而住到酒店中,並用自己的身份證登記。警方打開房門的時候,李旭利正好在房間中。

  次日上午6點,辦案人員與李旭利乘高鐵回到上海。“在火車上我們就和他聊天,大家都坐在一起,也沒有戴手銬,畢竟李旭利社會地位比較高,怕他心態承受不了。”辦案人員說,當天審訊持續到晚上,李旭利態度上總體較為配合,吃過晚飯之後,他的態度就開始軟化了。

  李旭利在歸案後表達了後悔之情。“他說,自己到了重陽投資,已經成為股東了,一年收入三四千萬一點問題都沒有的。”懊悔之情溢於言表。

下單細節

  對於庭審上爭論激烈的下單細節,上海經偵也透露了一些具體細節。據介紹,李旭利的“老鼠倉”帳戶在2010年4月7日上午9點半開始下單,到9點32分下單完畢,買入逾5000萬元的工商銀行和建設銀行。在9點45分,李旭利在自己兼職為基金經理的“藍籌基金”上,親自動手下單買入了工商銀行。

  “該基金有兩個基金經理,平時都是另一個基金經理下單。”上海經偵發現,在調閱了幾個月的交易單之後發現,唯獨這筆單子是李旭利下的,其針對性非常明顯。“而且中間間隔時間只有一刻鐘,時間的精確度非常高。”

  辦案人員透露,李旭利的“老鼠倉”行為可以追溯至其在南方基金任投資總監的階段。在2005-2008年幾年間,其控制帳戶都是由他本人下單,大部分操作都實現了盈利。在其從交銀施羅德辭職之後,在重陽投資期間,他也大量跟倉買進“華僑城”股票。而恰恰是在刑法修正案出臺到他辭職期間,他的這筆買入是讓他人代為操作。“可以看出李旭利是存在一定的僥倖心理,有意在規避。”

  釋疑:買大盤股之問

  對於外界認為李旭利買的是大盤股,很難從基金建倉中獲益一說,上海經偵也給出瞭解釋。

  “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,關鍵是看你有沒有利用資訊,至於賺不賺錢,賺多少錢,那不是問題的關鍵。”辦案人員表示,包括李旭利本人在內的很多人都有一個誤解,即“我沒用自己的基金去推動我持有的股票,就不是犯罪。”但事實上,只要在資訊未公開之前利用了資訊,哪怕虧損也是違法,也不用考慮基金對股票的推動力度。

  另外,交銀施羅德基金對相關股票的買入先於李旭利的“老鼠倉”,李旭利“老鼠倉”的買入是處於建倉期間。辦案人員表示:“哪怕是在基金最後一筆下單前用‘老鼠倉’買入,也同樣是違法。” 但如果普通投資者通過個人研判,預測某個基金要配備某些股票而提前買入,這個行為就是合法的。

  據介紹,在“謝風華等人內幕交易、洩露內幕資訊案”、“許春茂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案”和本起案件之後,有關方面已經積累了一些“老鼠倉案件”的辦案經驗。(記者 葉苗)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