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二十一歲的過往


  一個經常與我聊Q的男孩,有時候無話不談。
  突然好想你!
  是不是習慣了每次在叫你的時候,都會有你的回應?還是希望可以好好和你聊聊天,傾訴一些心中的話題?或是可以排解我的寂寞和無聊?到底哪個解釋比較適合我現在想你的心呢。我把它看做是習慣,那樣我會比較清醒,覺得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緒和心情,不會被某些東西模糊,特別是想你的時候。
  習慣真的是個好奇怪的東西,總是在不經意間就自己跑出來,把你的心撥弄得心思蕩漾,漣漪層出。它在提醒你在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有著怎麼樣過往,而那些過往在以後是否還會發生,還是從現在起就成了你的回憶,都會叫你有或深或淺的思索。
  這個時候我正在吃飯,而,在以前的這個時間的很多時候,卻,都是和你一起聊著過。很自然的就想,這個時候,你在幹什麼呢,是不是也和我一樣在想著我們在這個時候的習慣做法,你會用多長的時間去適應沒有這個習慣的日子?真的有那麼一股衝動想去瞭解。卻不知你,現身在何方。
  可以敲出這麼一段文字,至少我知道自己是在幹什麼,為什麼會那樣,我也知道原因,所以,我想我很快就會適應現在的生活,儘管一個月後又是一種不同的日子,我知道怎麼做才是正確的。
  而,我知道,我已經適應現在的生活了。
  也,適應了偶爾想想你!
  二
  因為偶爾牽手而默默關注過一段時間的男孩,從來,就是一廂情願。
  昨晚夢見你了,和很多人在一起。你對我說著很曖昧的話,我卻不懂得意思,醒來有絲絲遺憾。為什麼我會不懂你的話暗藏的含義?是不是我對你的瞭解還是處於表面的初級階段;還是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到我想像的哪個地步?人跟人真的很奇怪,明明知道某些東西,卻裝著不懂,或許那些根本就不符合自己心中所想的很多,所以從不爭取,只好看著它默默地流走,隨時間帶到任何時段,再很自然地接受。或許那些從此就沒有了,也還是讓時間帶走它,總是依賴時間,因為它能夠治療傷口。
  有些話說得很對:有些人,明明是很愛的,可還是要放手,因為知道,沒有結果。
  有些人做得很對:有些事,明明是要去做的,可還是把手收起來,因為清楚,會埋葬開始。
  三
  寫給那個曾經被自己的退縮傷害過的男孩,那時候,對我無微不至。
  今天手臂被火燙傷了,很痛很痛。晚上洗澡的時候發現留下了一個疤痕,暗黑暗黑的,和皮膚的顏色很不相容,看著它,可以很容易提醒我,給我教訓,要我小心。
  心被傷了,也很容易留下傷口,儘管已經痊癒,還是會留下傷口,隨時隨地提醒著自己,曾經,狠狠地被別人傷害過。
  所以很容易對那些類似傷害過自己的事情很敏感,一遇到便有很自然的抗拒心理,已經傷害過一次了,為什麼還要遇上?已經有過一次了,我怎麼還會那麼傻,再受一次同樣的傷害?
  儘管那些傷害和現在的生活有著很大的相悖,那是因為我自己可以過得很好看一個人的表面,絕對看不出他身後有多大或者多深的傷痛。雖然把傷口都藏在了心底最深處,還落滿了灰塵,可是一碰,便粉身碎骨,傷痛彌漫心間。
  我碰了碰我的傷口,不是很痛,察藥酒還可以接受。
  但,心裏的傷口,不要隨便去碰,會很疼!
  除非,你可以替他把傷口治好。
  四
  一個其他人覺得我跟他很般配的男孩,那時候,我自卑。
  電話裏的你叫我猜猜你是誰,很平和的語氣。我沒有猜。說真的,我真不知道是誰,我又怕猜錯,所以還是叫你自己說了出來,有點沒趣。
  知道你是剛剛從外面回來,舟車勞頓,剛剛到家,卻沒有一點疲倦的感覺,聽你說話真的好舒服,很坦蕩的又細緻的語氣,好想和你說好久好久,一輩子也沒關係。我是剛剛才回到哦,我就第一個打電話給你了啊。你說著,我聽了好開心。於是開始回想我們在一起的日子,可是卻發現在我記憶裏關於我們兩個的廖廖可數,有點惋惜!
  掛掉電話之後,腦海了有你俊朗的輪廓,還有很好的脾氣。吃飯的時候,看到《胭脂雪》中的夏雲開,突然覺得,其實和你在一起也蠻好的,過一輩子應該不會覺得長。
  想想而已,很感謝你還記掛著我!
  希望你幸福!
  五
  一個暗戀了很久又付出很多的男孩。卻,從來都沒有在一起過。
  和同學去逛街了,熙熙攘攘的街上有熱鬧的逛街氣氛,不過又有點擁擠。人多得有點難以適應。
  聽著她和你之間一起的很多,還有關於其他人的,在你身邊的人的。真的後悔了以前的傻做法,怎麼會做哪麼沒有大腦的事情,我的年華,有你的那一段,真的如夢如幻啊!
  《胭脂雪》大結局了!最後夏雲開還是和玉禾在一起,如我所願。開始有點相信緣分和命中註定了,怎麼樣的兩個人,有緣分的,無論是經過多少滄桑,有過的多大的挫折,還是怎麼樣的曲折磨難,該在一起的還是會在一起的;而,命中註定的,有緣無分也好,毫無相識的也罷,最後,陪你過一生的也還是那個人,已經註定的那一個。
  幸福到底是緣分還是命中註定呢?
  幸福的幸字有土字頭,那幸福是要辛苦的了,那爭取呢,是不是幸福就好會降臨在我的頭上,還是會鍾情於那些緣分和命中註定的呢?
  六
  這些人這些事,像那些美麗的泡泡,升到一定的高度就碎了。感謝他們出現在我的流年裏。
  我停在某個月臺的過客!
返回列表